防尘雾炮车

您当前位置:主页 > 防尘雾炮车 >

拉面哥闲聊74:摘花生群策群力送月饼感激涕零

发布日期:2021-10-28   

  今天,先将拉面哥的“形黑真爱粉”圈内的那位著名的时而会偷工减料、善于寻找借口的 “不太冷”的卧底对当天杨树行村的观察情况罗列如下:1、 今天比较平淡,大事件没有发生。原预料苏小刀会上光明顶,但并未出现,苏小刀出现在梁邱大集上拍三元拉面。下午的时候,黄二蛋以青龙山背景,邀请小刀、俊姐、小义哥等一众寄居在梁邱镇由枫叔提供的免费住宿点的主播,在其镜头里亮相,俊姐昨天宣布退网,但大家多不相信,今天又出现在黄二蛋的直播镜头里。人称黄二蛋的青龙山与杨树行的老虎山为龙虎斗,鹿死谁手,还得静观其变。

  2、 今天人流较少,远低于昨天。10:40,拉面哥开始拉面,期间面嫂给众主播送李子,互动频繁。今天面虽不多,但拉面的时间却达到二个小时。3、 收摊后,一众主播来到光明顶的坡下六姐妹饺子店那儿,摘花生,同时宣传在面嫂的小黄车那儿下单。

  4、 晚餐,仍有情大哥承担费用,共五桌,此是连续第三天由大哥包干。5、晚8:00时,面嫂在门口讲话,据发财哥云,原定的主持,今天也没有到位。面嫂再次重申8点以后不要唱歌,以排练节目、跳舞为主,不要发出声响扰民也,并要求不得袒胸露臂,不准跳尬舞。后由亚亚组织舞台排练,筹备中秋节的演出也。5、 小阿哥出院,今天出现在济南趵突泉,称过几天将回杨树行,处理一些私事。众小主播有回温迹象,麦子今天也到了,她很长时间未回杨树行。卧底汇报结束后,再次展现已经定型的“不太冷”的精神风范,为面哥对母亲不好而伤心欲绝,且佯作气愤状。今天卧底最高兴的事,是收到了枫叔出资寄过来的月饼,立刻忙不迭地拍了一个视频,发布在作品里。

  今天一位网友,在小义哥准备重返杨树行的决心已下的情况下,谆谆教导,说出了一个道理,非常有道理:“你黑拉面哥,如果为了米,还能够得到大家原谅,如果你黑,还得不到米,那你黑拉面哥就是最莫名其妙的。黑拉面哥的百分之百是为了米,不为了米,你这样做,那你……是啥呢?”这也是笔者在之前的“枫赏行动”提出的,如果有免费领米的地方,那么,就不要与米作对。

  就像前几天,一个叫“崔老大999”的“枫赏者”,称笔者为“杨树行专业写手”,专门为面粉打鸡血,这两天,发现现身在“形黑真爱粉”圈内的麦上了,嗅觉倒是挺灵敏的,知道哪里能有“枫赏行动”的领赏地方。才开始上麦的时候,还称“拉面哥”,一听这个圈内的众口一词的声调,立刻用上了“面二”,从他的介绍中可以知道他这一段时间并没有关注杨树行,前因后果,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带着吮痈舐痔的迫切心情,赶往“形黑真爱粉圈”去领赏了。他的资本,就是发在图文平台上的寥寥几字的道听途说的闲言碎语,立刻升级成奇货可居的写手了,拥有了投名状的资本。

  像这种人,直播奔着枫赏而去,都是容易得到大家的原谅的。毕竟,中秋节到了,总归能得到一盒月饼,也算是能够看到“枫赏”的一点曙光,如果接下来,继续努力,忠实地把枫叔的“枫赏”规则:“只要你黑面二,立刻给你打赏”落实到位,总归还能蹭到一点好处。但是,这些“枫赏行动”的嗷嗷待哺者,不知道,“枫赏”是有限的,得到了一盒月饼,不一定就会有新的赏赐自天而降。就像枫叔来到杨树行的第一个直播间,“疯哥”的直播间里,现在惨不忍睹。前两天吧,一路刷过去,进了“疯哥”的直播间,只有我一个人,吓了一跳,这不是要与台上的主播面面相觑吗?太瘆人了。想当初,这个直播间里的人数,可是达到了近千人。每天晚上,沸反盈天,震动杨树行。只是没有了“枫赏”,人气就没有了。昨天,还有一位网友留言:“拉面哥闲聊主题再也没有写成北京枫叔传奇, 是作者的进步。前几十篇基本是跑题,以宣传北京枫叔为主,拉面哥只是个陪衬。”笔者作了这样的回应:“这恰恰是本文的一个看点,一个小说必须有反面人物,不搞清楚谁是反面人物,就不可能知道冲突的点在哪里,本文记录了一个粉转黑的全过程,在第一篇的文章中就感到他会叛变反水。”

  在本系列中,我们可以看到,开始时枫叔对拉面哥几乎是赞不绝口,天下能够想到的最华彩的溢美之词,都可以在枫叔的口里听到,甚至到机场乘飞机的时候,也与地乘人员介绍拉面哥,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真爱粉”。之后,他完成了一个“铁”转“黑”的逆转过程,形成了今天的枫叔怒斥转变之前的枫叔的一个奇景。随着俊姐的退网,枫叔包了半年的梁邱镇工作室,也面临着关门歇业的必然结果了。前几天,帐篷哥重返杨树行,在这里借了一百元,终于选择离开拉面哥的家乡,现身在秦皇岛,一地发文:基因测序仪加快进口限制,这一次,他是想找那位网上的一位宣传反诈软件的专业人士,愿意协助一起做这项工作,但他并没有得到回应,只能流落在街头而一度时期也加入这个团队的小义哥,今天晚上,也明确表态,明天回返杨树行。他表示,回去之后,会全心全意地支持杨树行,支持拉面哥。他说,他肯定比二哈更勤快,比冬弟干活还猛。很多粉丝都对小义哥不可思议地出现在梁邱镇,并且加入了拉面哥的对立面感到不可理解。麦上的网友,问小义哥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才发生了这样的转变。一位网友就说出了上面引述的那句话: “你黑拉面哥,如果为了米,还能够得到大家原谅……”小义哥可能就是那种黑了,也没有得到米的那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类型。

  苏小刀,毕竟还能得到一点米,为了这种生存的基本条件,做啥也不奇怪,而小义哥也是为啥呢?据小义哥自己介绍,他很早就来到了杨树行,但他并没有参与更多的活动,所以,很多人一直未发现他的行踪。包括马场事件,他也没有去参与过。他说他是第一个在拉面哥家门口支起帐篷的,甚至比鸡哥还要早。直到后来有一天,他为一位村里的老大爷跑到镇上去买一双新鞋子,换掉大爷脚上的脚趾头都露出来的破布鞋,我才真正地对他刮目相看。所以,那时候就在文章中提到了他。后来,他也是在快手上唯一一个知道我就是“文学私秘”的主播,可以看出他的细心,能够捕捉到我在快手上的代号。在他的人迹很少的直播间里,也与他有过不受干扰的聊天。他希望我多写写他,我说,你以后去看望老人的时候,通知我一下,我给你详细地写一下。当时小义哥还介绍那位穿着破鞋子的老人,告诉了我一个细节,说那个老人为什么不肯换下那双破鞋子,是因为这双鞋子,是他的儿媳妇给他做的,他的儿媳妇非常孝顺,对老人非常好,所以,他就舍不得换下这个鞋子。当时我还挺感动的。在今天的直播间里,很多网友都说当初对小义哥非常看好,说有一天,光明顶上来了一个哭泣的被抛弃的女孩,网名叫“小公主”的,当时,笔者为了防止对号入座,用了“小天使”,看上去年龄很小,直接跑到光明顶那儿痛哭流涕。当时陈小义与鸡哥纷纷转型当了情感主播,试图说动这个女孩,重新开始人生。小义哥因为之前见过这个“小公主”,和众主播们一起把她带到了阿仁的住处,让阿仁嫂哄了她半天。晚上,又把这位“小公主”安排到老村长的家里,让大嘴猴陪着这个女孩。——其实后来还在直播间里断断续续地看到这个小女孩,没有想到,她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女儿。她也曾经拍过重庆的户外场景。所以来到杨树行的形形色色的主播,都有着非同寻常的人生经历。这也给对立面黑化拉面哥提供了口实。但从社会的宏观层面来看,这些人还是要存在于社会上,你把这些人从拉面哥门前赶走了,还会出现在其他的社会角落。拉面哥承受了集中的社会负荷的压力,并且泰然地面对着它们,弱化了它们的危害性,这其实是帮助了社会去解决这些各色人等的生存困境问题。

  那时候的小义哥得到大家的充分肯定,也逐渐走入了大家的视线。后来八戒住院期间,小义哥一直守在医院里,大家都称赞他有仁有义。而他到了田斌处之后,人设大变。而疫情起,他追随俊姐来到了梁邱镇,住在那儿的工作室里,俊姐当时还说,其他的人,都吃她的,只有小义哥不好意思,自己去吃早饭,夸他不错。期间,他还写了几篇事关拉面哥的文章,我几乎不忍卒读。从小义哥重回杨树行的来龙去脉来看,零活大哥起了很大的作用,小义哥也提到了零活大哥,说零活以前很看好他的。应该这些大哥也利用他们的影响力,让小义哥离开梁邱镇,回归正途。应该说,还是有很多拉面哥的铁粉们,在外围维护着拉面哥,保护着光明顶巍然屹立。如今看来,梁邱镇那儿,只有苏小刀还保持着充足的鸡血状,在那里孤军奋战,但能撑多久,应该很快就水落石出,巴马哥的命运,应该就是他今后的万变不离其宗的去向。断炊断粮断同伙,很快就没有动力了。其实,这种打鸡血状,也是一柄双刃剑,对自己的反弹,也是同样的巨大。前一度时期,跳出来冲锋陷阵的多个风云人物,很快地耗尽了他们的力道,回归了平静。

  如此看来,杨树行村再次吸纳了那些远走高飞的主播们,而一点米引起的波澜,也逐渐地消隐了一度时期以来的喧哗而骚动。由米干扰的人心的偏失与骨气的倾斜,在疫情期间的一段风云变幻中,再次得到了淋漓展演。毕竟,为一盒月饼而折腰、而感激涕零,不是每一个即使处于马斯洛底层生存线上的人也能够接受的。杨树行村,也留下了它的至今依然让人敬佩不已的富有骨气的小村主题词。

  (感谢众多的网友对“杨树行村秘史、番外篇、拉面哥聊斋”系列提供的信息资讯。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