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面清洗车

您当前位置:主页 > 路面清洗车 >

4年DAU超500万快点能达到B站估值吗?

发布日期:2021-10-10   

  深夜,阴雨天气不禁让人心生倦意,16岁的德云社女孩封月却异常清醒,在被窝里一边听着相声,一边用十指飞速地敲打着不那么灵敏的老式智能手机。此时,她不是初二的学生,而是一名作家,键盘敲下的是她在快点上写的第8个作品。

  公开资料显示,“快点”于2017年5月初上线,当初名为“快点阅读”,以对话式阅读互动社区作为初期定位。2018年快点开启了多媒体互动内容尝试,推出了对话小说的“全语音番”。直到2019年,“快点阅读”删去App名称中的“阅读”二字,正式更名“快点”,并创办快点TV,逐渐转向影视化短剧生产。

  4年,快点将用户目光锁定00后,从注重互动的对话小说,到小成本竖屏短剧,这样的模式能打通一条破圈之路吗?

  与“前浪们”相比,00后中的文学少年形象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们习惯于通过线上、线下双渠道进行阅读,线下用于学习,线上则是娱乐。而在线上,他们更趋向于“社交+共创”的社交圈。通过看文章和社区之间的交流互动,发现世界并“发明”世界,依托想象力构建了属于自己的“异托邦”。

  20年前,像报纸、杂志这样的传统阅读方式社交力微小,可以说是阅读1.0时代;几年后,咪咕阅读、QQ阅读等软件的出现,从传统纸张跨越到电子书,让阅读在社交方面有了突破,为读者们搭建相互交流的评论社区,这相当于阅读2.0时代;而近两年出现的对线时代,读者除了互动交流外,还可以直接参与创作,加入平台发起的活动,调动读者的创作积极性。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每天都感觉时间不够用,越来越多的碎片化时间迫使大家开始追求“小而美”的东西。

  传统文本式小说变成对话式小说,最大的区别就是后者的节奏会很快,其减去了小说中过多的场景描述与心理活动。因为碎片化时代的读者不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看小说,要么一目十行,要么压根不看。

  对话式小说的平台出现,既节省读者阅读时间,也不影响阅读体验,并且在章节结束前一定会反转,爽点会很多。

  “和以前的传统纸质书、电子书相比,我在快点看小说只需要五分钟。传统小说的章节都是几十章或者上百章,而快点的小说有些只有两三个章节,读起来更加轻松。”封月表示。

  《商界》记者调查发现,快点的用户可以直接点赞、评论、转发小说,也可以参与到对小说的编辑。此举极大拉近用户与作家、用户与平台之间的关系,同时还提升了用户在社区的活跃度,增强用户对作者的关注度及与平台之间的黏性。

  一名快点用户表示,在快点上阅读更容易将自己带入小说情境中,就像玩实景剧本杀,身临其境。

  快点还有丰富的短片故事,通过点屏阅读的方式,让每个故事像对话消息一样展开情节,不仅可以和同看的人一起互动,也可以留言给作者或其他读者。可以说快点满足了读者对阅读社交的需求,也增加了读者的阅读兴趣。

  快点创始人张锐坦言,快点站内平均每天有40%的用户都会自发评论,还有10%的用户写小说,而剩下的用户则是去看的。“一般来说,一个内容社区比例是1:10:100,就是1%的人创作内容,然后10%的人评论,然后剩下人去消费。在快点的比例大概是10:40:100,只有用户互动多,才有更多的可能会留在这儿。”

  除此之外,平台给作者的福利也是很可观的,除了基础的稿费、全勤奖、完本奖等收益外,还有免费章节的广告收益、付费章节的分成收益以及读者打赏的全部收益。创作新人也可以拿到一定收益,若内容精彩还可进行版权衍生,改编为广播剧、番剧等。这些都是作者写作的动力,也会进一步吸引了更多新的作者来创作。

  随着国内对话式小说市场的需求加大,不少创业者和投资者纷纷入局抢占风口。2020年,快点宣布获得纪源资本、红杉资本和五源资本的近亿元C轮融资;话本小说拿下腾讯的A轮融资;快爽获得数百万A轮融资……可见,近两年对话式小说平台的发展飞速,竞争也更激烈。

  对话式小说平台的运营模式不相上下,要想脱颖而出需持续输出“新东西”,满足用户的需求,而快点破局的杀手锏是利用短剧。

  目前,快点签约作者有3 000~4 000个,站内的作者除了签约外,还有DAU10%的读者都会创作,相当于几十万的用户都会创作内容。这样一来,快点每天会有两三万部新的小说被写出来,上架的作品也有四五千部。而版权基本上都在平台上,包括未来各种改编权、开发权。

  “我们拥有这么大体量的创作者和剧本,在内容上可以满足用户。但不能在视觉上给予用户更好的体验。因此我们把这些原创的剧本拍成短剧,在平台播放。既可以满足用户点读的乐趣,也可以向短剧市场发力,突破瓶颈。”张锐告诉《商界》记者。

  “没有说教,却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这样的竖屏短剧,我们爱看。”一位网友在快点TV下评论道。这或许也代表了当下观众的诉求:短剧好看可以吸引人,竖屏方便可以提升用户体验,而内容高大上更能留住人。

  早在2018年,爱奇艺上线了“竖屏控剧场”,这是国内长视频平台在站内上线的首个竖屏剧场,这也被业内称为竖屏短剧的“元年”。

  张锐表示,横屏可以消费,竖屏也可以。而短视频的剧和短剧不太一样,短视频的剧看起来更像是系列剧,每一集都更偏向于一个独立的故事。而短剧更像是“竖屏“电视剧,只是每一集都比较短,大概5分钟左右,一季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可能20~30集。

  要在短短3~5分钟时间里为观众奉上剧情连贯且不失精华的视频内容,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从数据指导到IP打造,包括剧情内容的取舍、打磨、优化,都需要在上线后针对用户的反馈不断调整修改。

  “一开始我们整个短剧是放在快点内部的。后来发现,用户很喜欢这个短剧的形式和内容;另一方面从各种数据、各个层面来看,这个应该可以作为未来发展的长远方向。所以才成立快点TV,主做短剧。”

  快点TV有导演和制片人,制片人会找一些专业的团队把短剧拍出来,目前和快点TV合作的团队近100家。张锐表示,短剧的好处就是爽,并且可以在5分钟内爽一次或者两次。对线字为一话,里面存在多个爆点,而将文字直接视频化也就需要三到五分钟,爆点也可以直接转化。这样一来,减少成本,相较于竞争者来说抬高了创作门槛。

  举个例子,前不久在快点TV上线的古装轻喜爱情自制短剧《皇上求你别宠我》在网上掀起一阵热潮。该短剧改编自作者“妖菱瑶”原创小说IP,每集3分钟左右,讲述了王爷与王妃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携手齐心铲除朝堂阴谋的故事,截止目前,该短剧在平台累计播放量近3000万。

  另外,快点TV还提出内容生产的C2B模式,通过大数据算法,根据用户的观剧需求,定制用户“想看”的内容,制作精品原创短剧。且覆盖校园、甜宠、古装、玄幻等全类型内容,根据用户需求进行精准品类推送。张锐告诉《商界》记者,今年将上线千部短剧,供用户挑选。

  不过,竖屏短剧的发展处于初期,对平台的依赖性强,很大程度取决于平台自身规划和产品功能完善。可见,每一颗棋子落下都有不小的风险。

  快点和快点TV主要针对的人群是00后,甚至更偏向于05后,三观、认知还不够成熟。而这个年龄段的“书粉”对“圈子”的忠诚度很高,一旦有人攻击他们喜欢的作品,他们会主动出来为之发声。

  甚至有些作者的粉丝过于狂热,为了捍卫自己脑中作者的人设,便会互撕。快点知名作者仄黎曾反复在个人动态里强调:我只是个普通作者,我们是作者与读者的关系,不是偶像和粉丝的关系。

  再者,快点用户可以参与创作,有些时候会拉低对话式小说平台品质。在一些对话式小说中,读者可以参与到小说创作环节,但有些低素质读者可能会恶意修改作品,这对于原作者与平台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一方面,对话式小说APP盈利渠道少,而快点的文章均免费,只靠VIP免广告的收益较低,再加上用户低龄化严重会更加影响变现。

  目前,对话式小说平台在国内的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通过平台与创作者共同平分读者对作品的打赏以及订阅费用也只是盈利方式之一。但对话式小说平台目前在市场上所占用户比例并不大,生存问题还有待解决。

  另一方面,快点TV的剧本创作成本虽然很低,但是仍有固定花销,演员、设备、场地等费用是不可避免的。

  像快点这样的境况,B站和快看漫画都遇到过。起初他们也是以95后、00后为主要用户,常常会出现恶意辱骂等事件。随着平台加强管理,必要时对用户进行实名认证,甚至B站还利用答题注册的制度后,不良事件减少很多。快点们在平台方面应持续加强管控,升级审稿、用户创作、评论等方面的管理,这样才会让平台更加健康的发展。

  而在盈利方面,快看漫画和B站都有新招:2021年,快看漫画将把投资触角延伸至国内国外优秀的动漫制作公司、工作室,大规模布局内容端,进一步巩固其在头部作者及IP积累上的优势;而B站则是深入打造综艺和剧集,把UP主从舞台中央往边上挤,新注册的用户都是来看剧的不是来看UP主的,做法虽然有些舍本逐末,但B站也不再是少数人的B站。

  而快点们也可以吸取B站和快看漫画的经验,将受众扩大,继续扶持新的作者和打造新IP,既可以巩固市场地位也能产生效益。特别是快点TV,面对长短微视频的冲击,应积极提高自制影视剧的质量,筛选优质小说改编,使产出影视从短剧上升至精品剧和长剧、正剧,并与影视公司和国内主流视频平台开展合作。这样一来,可以将用户紧握手中,有了用户基础才有变现的能力。

  张锐告诉《商界》记者:“我希望‘快点’未来能达到和B站一样的估值。”其实,快点们可以将小而美做到极致,快点TV打造成“短剧B站”、快点的对话式小说IP持续输出。相对于发展大平台,这样的模式既可以降低运营风险,也有一席之地。成本存支撑 需求不见起色 短期PP将继续保持震荡喜迎重阳孝敬父母企业文化可以有所作为!